• 西泠印社

  • 状态:高清
  • 类型:
  • 主演:
  • 年代:2020
  • 地区:大陆

简介: 杭州,三面云山一面城,自古以来被称作天堂之城。   城的中央,是最具天堂模样的一湖碧水。湖水之上,海拔38米的孤山,写满了唐诗宋词与人间烟火,也叠加着千百年间先行者们叩问天地寻道山水的种种痕迹。   1899年,甲午战败之后,戊戌变法又告夭折。生死存亡时刻,甲骨文的发现让一个濒于灭亡的民族看到了自己前所未知的辉煌。   1904年,四位青年才俊,又在杭州孤山上创立了以“研究金石,保存印学”为宗旨的西泠印社,也正出自一种“把根留住”的朴素愿望。   此后历一百十五年风雨,孤山已成为一座令海内外仰止的金石圣山。丁辅之、王福庵、叶为铭和吴石潜,以一介布衣而开启百年名社,在晚清快速崩塌的危局里逆势而上,求解于中华文明不灭之道。   群星丽天,他们被称为“西泠四君子”。吾道不孤,这究竟又是怎样的一群人?   金石学,起于清代乾嘉学派,是以远古文字为路径,以证经补史为目的之“经世致用”的大学问。其开山祖师顾炎武说:“君子为学,以明道也,以救世也。徒以诗文而已,所谓雕虫篆刻,亦何益哉?”   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金石篆刻,不光是刀法与活法,还是中国人的道法。   由此,西泠印社,首先是一处文化场域,代表着一群文人志士的命运共同体。身为宗师,西泠印社中人也承担着一种精神价值以及文化使命。   我们试图以西泠印社这样一个艺术社团作为中国文化的优质样本,对其百年命运和得失荣辱进行深入解读,将其与国运兴衰、国学传承、传统文化、文化自信连接起来进行思考,试图寻找出更多对未来发展以及符号延展有价值的结论,这就是《西泠不冷》的最终诉求——   文化自信,正是六集纪录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传达的文人结社之精神内核。   一代宗师,就是六集纪录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弘扬的文化引领之外在主旨。   问道中国,即是六集纪录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呈现的文化自信之百年传奇。 杭州,三面云山一面城,自古以来被称作天堂之城。   城的中央,是最具天堂模样的一湖碧水。湖水之上,海拔38米的孤山,写满了唐诗宋词与人间烟火,也叠加着千百年间先行者们叩问天地寻道山水的种种痕迹。   1899年,甲午战败之后,戊戌变法又告夭折。生死存亡时刻,甲骨文的发现让一个濒于灭亡的民族看到了自己前所未知的辉煌。   1904年,四位青年才俊,又在杭州孤山上创立了以“研究金石,保存印学”为宗旨的西泠印社,也正出自一种“把根留住”的朴素愿望。   此后历一百十五年风雨,孤山已成为一座令海内外仰止的金石圣山。丁辅之、王福庵、叶为铭和吴石潜,以一介布衣而开启百年名社,在晚清快速崩塌的危局里逆势而上,求解于中华文明不灭之道。   群星丽天,他们被称为“西泠四君子”。吾道不孤,这究竟又是怎样的一群人?   金石学,起于清代乾嘉学派,是以远古文字为路径,以证经补史为目的之“经世致用”的大学问。其开山祖师顾炎武说:“君子为学,以明道也,以救世也。徒以诗文而已,所谓雕虫篆刻,亦何益哉?”   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金石篆刻,不光是刀法与活法,还是中国人的道法。   由此,西泠印社,首先是一处文化场域,代表着一群文人志士的命运共同体。身为宗师,西泠印社中人也承担着一种精神价值以及文化使命。   我们试图以西泠印社这样一个艺术社团作为中国文化的优质样本,对其百年命运和得失荣辱进行深入解读,将其与国运兴衰、国学传承、传统文化、文化自信连接起来进行思考,试图寻找出更多对未来发展以及符号延展有价值的结论,这就是《西泠不冷》的最终诉求——   文化自信,正是六集纪录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传达的文人结社之精神内核。   一代宗师,就是六集纪录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弘扬的文化引领之外在主旨。   问道中国,即是六集纪录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呈现的文化自信之百年传奇。 杭州,三面云山一面城,自古以来被称作天堂之城。   城的中央,是最具天堂模样的一湖碧水。湖水之上,海拔38米的孤山,写满了唐诗宋词与人间烟火,也叠加着千百年间先行者们叩问天地寻道山水的种种痕迹。   1899年,甲午战败之后,戊戌变法又告夭折。生死存亡时刻,甲骨文的发现让一个濒于灭亡的民族看到了自己前所未知的辉煌。   1904年,四位青年才俊,又在杭州孤山上创立了以“研究金石,保存印学”为宗旨的西泠印社,也正出自一种“把根留住”的朴素愿望。   此后历一百十五年风雨,孤山已成为一座令海内外仰止的金石圣山。丁辅之、王福庵、叶为铭和吴石潜,以一介布衣而开启百年名社,在晚清快速崩塌的危局里逆势而上,求解于中华文明不灭之道。   群星丽天,他们被称为“西泠四君子”。吾道不孤,这究竟又是怎样的一群人?   金石学,起于清代乾嘉学派,是以远古文字为路径,以证经补史为目的之“经世致用”的大学问。其开山祖师顾炎武说:“君子为学,以明道也,以救世也。徒以诗文而已,所谓雕虫篆刻,亦何益哉?”   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金石篆刻,不光是刀法与活法,还是中国人的道法。   由此,西泠印社,首先是一处文化场域,代表着一群文人志士的命运共同体。身为宗师,西泠印社中人也承担着一种精神价值以及文化使命。   我们试图以西泠印社这样一个艺术社团作为中国文化的优质样本,对其百年命运和得失荣辱进行深入解读,将其与国运兴衰、国学传承、传统文化、文化自信连接起来进行思考,试图寻找出更多对未来发展以及符号延展有价值的结论,这就是《西泠不冷》的最终诉求——   文化自信,正是六集纪录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传达的文人结社之精神内核。   一代宗师,就是六集纪录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弘扬的文化引领之外在主旨。   问道中国,即是六集纪录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呈现的文化自信之百年传奇。杭州,三面雲山一面城,自古以來被稱作天堂之城。   城的中央,是最具天堂模樣的一湖碧水。湖水之上,海拔38米的孤山,寫滿了唐詩宋詞與人間煙火,也疊加着千百年間先行者們叩問天地尋道山水的種種痕迹。   1899年,甲午戰敗之後,戊戌變法又告夭折。生死存亡時刻,甲骨文的發現讓一個瀕于滅亡的民族看到了自己前所未知的輝煌。   1904年,四位青年才俊,又在杭州孤山上創立了以“研究金石,保存印學”爲宗旨的西泠印社,也正出自一種“把根留住”的樸素願望。   此後曆一百十五年風雨,孤山已成爲一座令海内外仰止的金石聖山。丁輔之、王福庵、葉爲銘和吳石潛,以一介布衣而開啓百年名社,在晚清快速崩塌的危局裏逆勢而上,求解于中華文明不滅之道。   群星麗天,他們被稱爲“西泠四君子”。吾道不孤,這究竟又是怎樣的一群人?   金石學,起于清代乾嘉學派,是以遠古文字爲路徑,以證經補史爲目的之“經世緻用”的大學問。其開山祖師顧炎武說:“君子爲學,以明道也,以救世也。徒以詩文而已,所謂雕蟲篆刻,亦何益哉?”   朝聞道,夕死可矣。金石篆刻,不光是刀法與活法,還是中國人的道法。   由此,西泠印社,首先是一處文化場域,代表着一群文人志士的命運共同體。身爲宗師,西泠印社中人也承擔着一種精神價值以及文化使命。   我們試圖以西泠印社這樣一個藝術社團作爲中國文化的優質樣本,對其百年命運和得失榮辱進行深入解讀,将其與國運興衰、國學傳承、傳統文化、文化自信連接起來進行思考,試圖尋找出更多對未來發展以及符号延展有價值的結論,這就是《西泠不冷》的最終訴求——   文化自信,正是六集紀錄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傳達的文人結社之精神内核。   一代宗師,就是六集紀錄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弘揚的文化引領之外在主旨。   問道中國,即是六集紀錄片《西泠印社》想要呈現的文化自信之百年傳奇。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--== 选择主题 ==--